分享到:

如果蜗牛有爱情 第20章 滚滚红尘

所属目录:如果蜗牛有爱情    如果蜗牛有爱情作者:丁墨

许父对儿女的培养方式,一直很开明平和,半放养状态让他们的性格自由发展。所以许隽很早就开始追逐,他认为在这个社会成功的标志——金钱和地位。而许诩选择以出色的专业才能,去追求她认为做人最简单最必要的东西——真相和良知。
两兄妹都忙,有时候整个月也见不到一次面,但这并不令他们疏远。因为各有所长,彼此理解尊重,他们的感情反而随着年龄增长更加深厚。
但如果说,许诩身边能有什么人,把这么大的事瞒得这么密不透风,也只有许隽。因为她从不会去分析他——在从小无条件宠溺她、保护她的哥哥面前,她根本连脑神经都不会活动一下。
——
下午三四点钟,候机厅人影稀疏,阳光斑驳。许诩站在落地大玻璃前,盯着高远明净的蓝天看了一会儿,转身走向不远处的季白。
昨晚拿到照片后,季白就对她说:“许隽洗脱嫌疑前,你暂停这个案子的一切相关工作。”
季白正拿着手机在看新闻,高大的身躯靠在机场浅蓝色联排椅上,很平淡的样子。似乎昨天的意外发现,并没让他沉静如海的心,掀起半点波澜。
察觉到许诩站在自己面前不吭声,他头也不抬:“有话就说。”
许诩盯着他棱角分明的脸,略一沉思,开口:“师父,作为嫌疑人的妹妹,你可以向我了解情况。”
季白的唇角缓缓勾起,抬眸看着她。
昨天她的表情凝重而略带阴郁。而现在,已经恢复平日的酷样儿。
很好。
许诩看他不说话,就继续说下去:“首先,我相信叶梓夕曾经是他最爱的女人。他虽然交过很多女朋友,但受父亲的影响和教育,对于婚姻,我们兄妹同样慎重和传统。他从没对其他女人求婚……”
季白打断她:“对婚姻慎重和传统,具体指什么?”
许诩微一思索:“尽可能一次成功。避免长辈、子女因为我们不稳定的家庭关系而受到影响。”
季白:“从一而终?”
许诩:“……也可以这么描述,这是理想状态。”
季白淡笑:“很好。继续。”
他说“很好”的语气,让许诩觉得有点怪,但这感觉一闪而逝,她也就没在意,继续陈述自己的分析:
“但是,许隽的杀人动机不充分。
第一,他们如果现在是情侣,并没有隐瞒关系的必要。那位神秘情人另有其人;
第二,就算许隽跟叶梓夕还有我们不知道的感情纠葛。但是,过去的许隽,是一无所有、年少轻狂的学生,可能为爱情疯狂。
但是现在,多年商业环境的磨砺,让他有了很大变化。他是非常优秀的商人,精于计算、世故圆滑,很少感情用事,‘利益’和‘成就’是他的命根子。就算他对叶梓夕爱而不得,也只会不择手段把人弄到手,或者在商业上报复对方。可是杀人泄愤这种事,既得不到人,又可能断送他拥有的一切,他这么愚蠢冲动的可能性实在很小。
第三,我认为许隽对本案最大的价值,在于他为什么要隐瞒与叶梓夕过去的情侣关系。就算要隐瞒旁人,但连我都瞒,实在说不过去。这只说明,他肯定还知道叶梓夕的一些事,不能让我这个当警察的妹妹知道,那就应该是违法的事。问清楚这些事,也许会与叶梓夕被杀的原因有关。”
她说完之后,就盯着季白的脸,试图捕捉到他的表情变化。然而季白一如过往的沉静,令她看不透。
“我只信证据。他是否无辜,会查清楚。”他淡淡的说。
许诩点头,刚要坐下,他却又说:“不过,从私人情感来说,你的哥哥,我也希望他是无辜的。”
许诩一怔。
临近起飞,广阔的候机厅,已渐渐变得人来人往,光影明暗,喧嚣嘈杂。
季白淡定又闲适的坐在这略显燥乱的背景里,声音醇厚、低沉,不急不缓,深邃的双眼透出难得的温和,俊朗的脸庞也浮现淡淡的笑意。
许诩站在他面前,与他静静对视,周围的嘈杂仿佛离得很远,她心头温暖安定的感觉悄无声息就涌了上来。
她有点感激的想:他说‘私人情感’,自然是考虑到师徒关系。他的确是位面冷心热的严师。
季白看着她明显透着儒慕之情的双眼,心想:果然这种信号她是完全收不到的……好吧不急,滴水穿石谋定而动,量变会到质变。
——
好消息来得比预想的更快。
飞机落地,季白刚打开手机,就接到电话。简短通话后,他转头看向落后自己几步的许诩:“看来你不能休假了。”
通道里人来人往,许诩脚步一顿。
季白目光温煦:“许隽有确切的不在场证明,他那天在公司加班到23点,然后跟两个同事去吃宵夜到凌晨。他没有嫌疑,人还在警局,提出要跟你谈。”
许诩松了口气,脸上浮现笑意。
季白还是第一次在她脸上看到这种程度的灿烂笑容,眉梢眼角都是笑意。不过即使如此,她也不像别的女人,没有任何多余的语言和动作,只是静静站着,看着他无声的笑。
安静又舒服。
这时许诩的目光中浮现深深的感激——一定是季白第一时间就吩咐人排查不在场证明,许隽才能这么快洗脱嫌疑。
想到这里,她上前一步,朝季白伸手。
季白心头微微一荡,这是要拥抱?虽然只是感谢的拥抱,但他自然来者不拒。
然后……
许诩双手抓住了他的手,深深的鞠了个躬,语气郑重:“谢谢师父。谢谢!”
——
警局的聆讯室只有小小的一扇窗,橘黄灯光照着简单的桌椅、灰白的墙壁,冷硬又严肃。然而许隽一身黑西装矗立在狭窄的窗口,却也显得长身玉立,清俊逼人。
听到脚步声,他转头淡笑:“许诩,你们的咖啡很难喝。”
许诩不答,兀自坐下来,开门见山:“为什么一直不告诉我叶梓夕的事?”
许隽敛了笑,盯着窗外的夜色看了一会儿,才轻声回答:“抱歉,我只是不想提起她。”
许诩一怔。
兄妹俩静默片刻,许诩再次开口:“好,我理解。你还隐瞒了什么?不管她生前触犯了何项法律,死者已矣。现在只有你说出知道的一切,我们才能找到凶手。”
许隽深深看她一眼,许诩平静的直视着他。过了一会儿,许隽转身回到桌前坐下,偏头点了根烟,静默。
——
在许隽二十七年的生命里,从没一个人,像叶梓夕这样,让他感觉到生命的热烈燃烧,然后就烧成了灰烬。
两个人中,他才是更热爱金钱、更唯利是图的那个。他也曾向她许诺,将来一定会用自己的金钱帝国,为她缔造梦想。
可是她等不起。被吞掉的股份,被吞掉的叶氏,一直像根刺,扎在她心头。而压死骆驼的那根稻草,是临毕业时,有父亲的老部下告诉她,当年父亲病重,如果叶澜远肯卖掉工厂拿钱治病,父亲也许就不会死。
“阿隽,隆西公司一开始叫隆夕,父亲用的是我的名字。”她这么说。后来就孤身离开,对原属于自己的股份,志在必得。
再后来许隽自己在商海浸淫,也想明白了,现实中哪有那么多狗血的巧合?把叶澜远放弃救治父亲消息透露给她的,说不定就是叶家的人,龌龊的伎俩,只不过借刀杀人。但是已经晚了。
“所以……她是为了拿回股份,才回到叶氏?”许诩问,“她都做了什么?这可能与她被杀的原因有关。”
许隽摇头:“我不清楚。只知道她这些年一直在做,但是她从不肯向我透露。”
许诩又问:“你们最近的关系?”
许隽:“她回霖市后,我们有几个晚上呆在一起。仅此而已。”
“她在霖市有情~人吗?”
许隽默了片刻:“有一次,我下班后一路开车跟着她。”
然后呢?然后就看到黑色轿车开过时,男人的脸被车窗挡住,身躯挺拔,西装革履。大手紧扣在她腰间,甚至隐约肆意的衣下游走。而叶梓夕整个身体朝圣般的贴上去,他从没见过她那么卑微柔顺。
“那个人是谁?”许诩问。
“我不知道。但是梓夕的目标很坚定。我想,她不会做无用功。”
兄妹俩一问一答间,季白跟几个同事,隔着一道深色玻璃,站在外间。听到这里,赵寒迟疑:“他的意思是……”
季白淡淡道:“他的意思是——那个男人,很可能是叶梓夕在叶家的同谋。”
——
给许隽做完正式笔录后,许诩先送他回家。抵家后她刚想返回警局,许隽忽然说:“我想看看梓夕死时候的照片。”
许诩沉默片刻,点头:“我拿给你,做好心理准备。”
许隽对着手里的照片,看了很久。最后用手捧住脸,深深埋下头。
许诩走进去,伸手将他抱进怀里。感觉到有湿润滴在手背,许诩心头倏地一痛,低声问:“在警局的时候我没问你,为什么说,不想提起她?对我和爸爸,也不想说吗?”
许隽还是没有回答。
他要怎么跟她这个小姑娘说呢?
说她从来百炼成钢老谋深算的哥哥,跟那个女人分手后,其实几年整晚整晚睡不着觉,睁眼到天亮?
还是说听到她死讯的时候,他站在暖气哄哄人声热烈的会议室里,却如同站在空旷的荒原上?
他抬起头,望着妹妹担忧的表情,笑笑,揉了揉她的头发:“说了你也不懂。”
许诩一怔。她想,不,没什么懂不懂的。人生的任何选择都会带来得失,而叶梓夕选错了。
——
这天是叶梓夕死的第三天。晚些时候,结合前期调查情况,以及许隽提供的信息,刑警队再次召开碰头会。
老吴先汇报了整体侦查情况:
一、外围对可疑人员的大规模搜捕依然一无所获,初步排查流窜人员、歹徒入室作案可能;
二、已经完整搜查过林安山,依然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痕迹、证据;
三、从案发当日起,就安排刑警24小时监视跟踪叶家的几个人,目前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他们的口供暂时也没有漏洞。
大胡说:“目前看来,其他杀人动机都不成立。许隽的话基本可信,我看最大的可能,是叶梓夕暗中报复叶氏的事,被叶家人知道,起了冲突,所以才被杀。”
“能与叶梓夕结成同盟,对付叶家的,不大可能是叶氏子女。”姚檬说,“最可能是两个女婿。”
季白沉声说:“我同意大家的观点。下阶段的侦破重点,放在叶家人身上。老吴,他们的不在场证据?”
老胡翻看了资料,说道:“初步看起来,都有不在场证据。不过经过这两天的深入考察,我们发现了问题。”
“怎么说?”
老吴答:“拥有确切不在场证据的是叶澜远和老大叶梓强。叶澜远房间一直有佣人,当晚他没有出去过。而且他的身体不适合开车;叶梓强22点之后,一直在公司,处理某海外经销商的事务,监控和保安都能证明。”
许诩点头:“按照许隽的描述,那个男人应该是中青年。”
老吴继续说:“老二夫妇、老三夫妇当晚十点前都回到了叶家老宅,没有出门。但是我们实地勘探过,因为叶澜远不喜欢摄像头,叶家没有装摄像头。叶家非常大,几幢别墅隔得也很远。如果他们半夜离开叶家,不一定会被发现。所以现在的嫌疑人,只剩下老二夫妇、老三夫妇。”
季白淡淡道:“明天再去拜访叶家。”
——
第二天。
被各自的秘书告知,刑警再次登门拜访时,老大叶梓强正坐在办公室里听副手汇报,闻言微微一怔。
老二叶瑾正在召开部门例会,略一沉思后点头:“我知道了。”
二女婿吴榭,刚到办公室不久,端着咖啡抬头看着秘书,沉默不语。
老三叶俏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楼下车水马龙,皱眉对秘书说:“还有完没完了?”
三女婿张士雍,正在办公室里见另一集团高层,闻言只稍稍一顿,对客人礼貌的淡笑:“抱歉,今天只能先到这里,改天我请你吃饭赔罪。请警官进来吧。”

下一章:
上一章:

306 条评论 发表在“第20章 滚滚红尘”上

  1. https://www.openstreetmap.org/user/onettend说道:

    Terrific work! This is the kind of info that are supposed
    to be shared across the internet. Shame on Google
    for not positioning this submit higher! Come on over and seek advice
    from my web site . Thank you =)

    Here is my blog – book (https://www.openstreetmap.org/user/onettend)

  2. Abnono说道:

    Cialis generic 100mg http://cialismnrx.com what dog cialis pills look like

  3. vogphona说道:

    Us cialis pharmacy http://cialismdmarx.com what are cialis tablets lilly icos.

  4. BinsTede说道:

    Viagra upotreba cialis 20mg http://cialischmrx.com woman commercial buy generic cialis.

  5. ndkkstubs说道:

    need prescription for viagra https://vigraprescription.com/ – how to get viagra prescription online how to get a prescription for viagra without seeing a doctor need prescription for viagra how to get viagra prescription online

  6. www.question2answer.org说道:

    Hiya very nice web site!! Man .. Excellent .. Wonderful ..
    I will bookmark your blog and take the feeds
    additionally? I’m glad to find a lot of helpful information right here in the submit, we want work out more techniques on this regard, thanks for sharing.
    . . . . .

    Here is my blog post: book, www.question2answer.org,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