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如果蜗牛有爱情 第4章 毒舌有理

所属目录:如果蜗牛有爱情    如果蜗牛有爱情作者:丁墨

女人的脸已经吓白了,慌忙伸手摁住伤口,但鲜血依然源源不断。男人也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一边帮她一起摁住伤口,一边掏出手机拨打120:“芳庭公园,我朋友手腕被割破……”
“让开。”许诩已经冲到两人身后,“我是警察。”
男人一怔,松开女人闪到了一旁,但依然狐疑的盯着许诩。
许诩暗吸一口气,握住女人手腕,用力而精准的摁住动脉上方。
血流渐渐缓了些。
女人的长裙和双手都被鲜血染红,脸色亦是煞白:“谢谢你……”
许诩:“最近的急救中心,离这里不到10分钟车程,你不会有任何危险。”
男人和女人都松了口气,齐声再次说谢谢。许诩点点头,盯着女人:“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女人虽然虚弱,声音却沉稳:“草地上有东西,我被割伤了。”
此时天色已经黯淡,路灯还未亮起,草地上暗蒙蒙一片,看不分明。男人用手机照明,凑近草地看了看,语气冷了几分:“上面有刀片。”
许诩点头:“不要破坏现场,等警察。你来摁住伤口。”
男人有点意外:“我?那你呢?”
许诩扫一眼女人依旧在流血的伤口,蹙眉:“摁。”
男人和女人都是一愣,似乎没想到许诩会用这样的语气,对男人说话。
但男人还是伸手,代替她摁住伤口。许诩掏出毛巾折了折,又从地上捡了根木棍,在女人上臂打了个结,再用木棍绞紧,止血带做好了。
女人吃痛呻~吟,男人迟疑:“这是为了止血?”
许诩懒得跟他废话,问女人:“有笔吗?”
女人摇头,许诩又看向男人,他也摇头。
许诩面不改色伸出食指,在女人血淋淋的手臂上,来回蹭了蹭,蘸了不少血。
男人惊讶:“你干什么?”
许诩冷冷瞥他一眼,低头在女人上臂写上时间。这样一会儿急救人员来了,就能清楚止血带捆了多久,才能进行下一步操作。
看到她写的是时间,男人和女人都不笨,大概猜了出来。女人感激的说:“谢谢你,真的谢谢你。”男人倒似乎不在意许诩对他的冷漠,颇有兴趣的盯着许诩。
“你陪她说话,直到救护车到。”许诩对男人说,转身看向那片草地。
路灯已经亮起,草地上白晃晃一片。许诩凑得极近,才看到草丛中隐藏的凸起。是极为锋利的裁纸刀,下半截埋在泥土里,上半截涂成了绿色,所以很难被发觉。
而且不止一把,长长短短排列成一个形状。
是五角星。
不是意外,是有人故意将刀埋在这里的。
许诩看了一会儿,又站起来,看向四周。这一片草地面积不大,他们所坐的,是植被最好、地势最平缓的位置。
所以,埋刀人的伤人目的很明确。
她回头看着那对男女。他们已经在亭子里坐下。女人靠在男人怀里,男人的嗓音倒是清润柔和,随着夜色,静静传来。不过他在跟女人说话,眼睛却看着许诩这边。许诩这才注意到,他生得十分高大,穿着精良的黑色休闲西装,容貌白皙漂亮。一双眼虽然透着傲慢,但神色坦荡。
许诩走过去:“你们是谁提议在草地坐下?”
男人微微色变,女人答:“是我。”她声音虚弱但是条理清晰的补充:“警官,梓骁是我堂弟,刚从国外回来,今天来看我。到公园散步,也是我提议的。”
许诩点点头,没理男人灼灼的目光,继续去草地勘测。
很快,救护车和警车来了,公园管理人员也被惊动。许诩协助救护人员将女人送上车。救护人员看她也是满身的血,迟疑:“你没事吧?”
许诩摇头,正要跟旁边的片警说话,忽然听到一道清亮的声音喊道:“警官,给我们留个联系方式吧。”
是那个梓骁。他也跟着上了救护车,坐在女人身旁,两人都远远的望着她。
许诩淡淡答:“不必。”迟疑了一下,还是露出个浅浅的笑容,抬手朝他们挥了挥,以示鼓励。
***
接到季白电话时,许诩正拿着高强度手电,一寸寸排查着公园里的草地。
夜色已经很深,一排排树影如鬼魅在微风中摇曳。季白的声音,透过夜色传来,懒懒的略带冷意:“现在几点?”
许诩愣住。
救护车走后,公园就关闭了。警察开始勘探现场,同时跟公园管理人员,一起排查,看是否还有隐藏的裁纸刀。她向警察表明身份,又是目击证人,获准留在现场。
虽然她跟着教授,参与过不少案件分析。但亲身目睹案件,还是第一次。来的警察和医护人员,都夸她应急处理得非常好,现场也保持得完整。她内心,也有些莫名的兴奋和紧绷。
于是这一难得的兴奋,就忘了时间,也忘了季白布置的作业。
“我忘了。”她答道,“这里发生了一起故意伤人案。”
她简要的说了案情,季白沉默片刻说:“把电话给现场负责人。”
现场负责的警察三十余岁,接过电话就笑了:“季队,你好你好!对,是这么回事……”
说了一会儿,警察又把电话给许诩,季白问:“你的手机能够视频通话?”
许诩略感意外,答:“是。”
it产品是她唯一爱好,手机电脑mp4皆市面上最高配置。
“打开。”
所有灯光都打开,公园看起来明亮不少大,但整体依然阴暗。约摸是神探季白要看现场的消息传开了,几个警察和公园管理人员都围上来,好奇又怀疑。
许诩举着手机,也很疑惑:季白想看什么?
举着手机,在公园里粗略的绕了一圈后,季白还没说话,电话里却隐约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季三,过来喝酒啊。”
“等会儿。”季白笑着答了一声。
许诩微微皱眉。
这时,却听季白说:“前面假山、右侧几棵柳树,还有你身后的桥旁。”
片刻后,大家一阵欢呼——真的从假山和柳树下,找到了另外两处刀片。
***
之后季白就说,其他的让现场警察自己做。
负责的警察表情明显放松不少,他主动要求接过手机,笑着说:“季队,实在太感谢了……对,事件发生时,公园人很少,没有造成恐慌。您队里的小许,现场处理得非常好。啊……难怪难怪,原来是您的徒弟啊……名师出高徒啊!“
他这么一说,周围的男人们都望过来,看着许诩的目光,尊敬又惊讶。
许诩的脸慢慢有点发烫。
过了一会儿,警察把手机还给她,似乎为了显得亲近,特意换了称谓:“小许,你师父说还要跟你讲话。”
许诩是个技术控,刚才看季白露了一手后,已是暗暗激动。接过手机,不等他开口,自然而然先问:“你是怎么办到的?”
之前,现场的警察大致推断了三十多个可能埋刀的位置,她也认为基本合理,大家一起在排查。只是公园面积大,暂时一无所获。可天还是黑的,季白只大略看了一圈,根本不可能细看,就准确的找到了两个。
谁知季白不答反问:“我刚刚的问题,你还没回答。现在几点?”
“十二点半。”
“你说几点给我失踪人口分析报告?”
“十一点。”
季白笑了一声,那声音淡淡的,听在许诩耳里,却是明明白白的讥讽。
她很意外,也很不舒服——她以为刚刚向季白说了案情,他自己也参与了,肯定理解,她是为了这个案子,耽误了作业。
而且他似乎也跟警察夸了她,还表明她是他的徒弟。
谁知聊完案子,他翻脸不认人,继续问她要作业。
她觉得这位“师父”有点无法理喻。
像是察觉了她沉默抵触的情绪,季白问:“委屈了?”
许诩不做声。
季白不紧不慢的继续打击她:“不是问我怎么侦查出埋刀地点吗?很简单,直觉。任何干了十年以上的刑警,只要稍微有点脑子,都能凭经验推断。
但是,这案子跟你没完成我布置的任务,有什么关系?你在侦查现场逗留这么久,不仅没起到任何作用,还浪费了我的时间。许诩,明天早上6点前,如果看不到我要的报告,你自己掂量该怎么办。”

下一章:
上一章:

2,508 条评论 发表在“第4章 毒舌有理”上

  1. Sandy说道:

    How much were you paid in your last job? Health Minister Leo Varadkar, in an act of sheer buzz-killery, urged those tempted by the drugs’ newfound legality to consider the “potential harmful impact they might have.” A recommendation he makes to the no-doubt thousands of people who have their dealer’s number on speed dial and have their fingers twitching in anticipation, but have been put off solely by the illegality of drug use.

  2. Amelia说道:

    Did you go to university? “There’s a huge education of the traveler that needs to occur,” she said

  3. Lifestile说道:

    Could you tell me my balance, please? That black bodies are perceived as threatening is a racist stereotype as old as time

  4. Aidan说道:

    Is it convenient to talk at the moment? Both women were among five females appointed by Abe in a cabinet reshuffle less than two months ago – a move intended to show a commitment to promoting women as part of efforts to revive the economy.

  5. Cleveland说道:

    A few months British expats are packing up and leaving Cyprus as theeffects of the financial meltdown continue to be felt

  6. Carmelo说道:

    I’d like to apply for this job The possibility of withholding care represents a departure from the “do everything” philosophy in most American hospitals and a return to a view that held sway a century ago, when doctors were at greater risk of becoming infected by treating dying patients.

  7. Raymon说道:

    I work here The police have more amicable and structured relationships with urban populations than they did then, and cities are markedly more peaceable than they were

  8. Arianna说道:

    Gloomy tales Dozens of videos of students were found on the computer of Elliot Gornall, 32, a former teacher at the elementary school in Loudonville who resigned last year after being charged in another case, Ashland County Prosecutor Chris Tunnell said.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